龚俊为什么每天都可以这么快乐 龚俊什么时候可以变成现实

对于龚俊不是横空出世也算不上一夜成名这个问题争议很大,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道理,现总结一下供大家斟酌:

我们习惯使用一些固定词汇去形容突然走红的人、事、物,例如“爆火”。龚俊不完全认同这个说法,通过温客行被更多观众所喜爱,自己固然是幸运的,但还远达不到“火”的标准。并且在他的理解中,“火”并非瞬间的爆发,而是一个持续积累的过程,他始终相信“机会总会来”。的确,龚俊不是横空出世,也算不上一夜成名,在《山河令》播出之前他已是网剧市场小有名气的男主角了,当下的热度也许应该更准确地被形容为龚俊演艺事业上的一个小高潮。潮起时,清醒依旧,不被淹没;潮落后,也会不断向上,稳步前行。新生代演员龚俊,已登场。

龚俊为什么每天都可以这么快乐 龚俊什么时候可以变成现实

统筹_本刊记者 陆茜 邱致理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

摄影_本刊记者 邵欣 视频_本刊记者 钟俊豪

妆发_ ZQ STUDIO 造型_ YuDi(TheG)

“这两天做了二十几个采访。”采访开始前,龚俊透露。起初听到时,我们还将信将疑,觉得“二十几个”略显夸张了。但在看到陆续释出的采访物料之后才肯定这个数字并不是信口而来的,甚至有人在采访后感叹道“感觉全北京的媒体都去采访他了”。我们可以通过这个侧面想象出龚俊如今的忙碌程度,在化妆间与我们聊天时,他手里也没闲着,边回答问题边拿出厚厚一沓照片开始签名。

随着《山河令》的热度和口碑持续上升,龚俊的时间迅速被工作填满,杂志拍摄、综艺录制、广告拍摄、品牌活动应接不暇。工作室在本月初发布的几乎满档的日程表被拿来与几个月前只有“剧组拍戏”四个大字的行程图作对比;三月至今,艾漫数据统计的他的粉丝活跃度也占据榜单前列;网友们开始对他进行“考古”,“芜湖”“腹肌”等等角色之外的话题在热搜榜上不断攀升……各项数据都在告诉我们,龚俊火了。

火了吗?龚俊自己给出的答案是:“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火。”《山河令》播出之后,龚俊确实收获了热烈反响,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高涨人气,但在他看来,“火”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过去的点滴积累汇聚而成的结果,爆发的背后实则是脚踏实地、稳扎稳打。“那怎么才算大火?”我们又问。“我理解的大火是成龙老师、刘德华老师、徐峥老师、陈坤老师那样的。”龚俊列举出几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并将其称之为“不可能(达到)的高度”,自己还有非常长的一段路要走。

面对关注,龚俊首先体会到的是个人空间的压缩。以前的他可以随意和同学、同事们到商场逛街、吃饭,而现在被更多的人认识后,就要提前订包间了,“不是说(怕)影响到我自己,最怕影响到周围吃饭的人,会打扰公共秩序。”遇到粉丝接机也是如此,“开心可能只占了10%,剩下的90%是担忧。”他一是担心会妨碍到其他乘客,二是也考虑到粉丝们的安全,“现在期间,希望大家尽量不要聚集。”几乎没有太多的适应,龚俊就接受了这些目光,他淡然回应“都是成正比的”。得到了,就会相应地有所失去。

与关注度“成正比”的还有工作量。龚俊也已经做好准备去接受可能还将持续很长时间的忙碌生活,刚回头向工作人员“抱怨”道“工作太多了”,又紧接着发表“社畜”宣言:“你又想有好的作品又想休息,这两头怎么能兼顾呢?(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现在年轻就应该拼一拼,这是自己的事业。”

温客行

拿到《山河令》剧本时,龚俊正在深圳拍摄《从结婚开始恋爱》。制片人马韬此前并没有看过龚俊的作品,有朋友向她推荐了龚俊,但由于原因,当时只能安排线上试戏,发了几个试戏片段给龚俊,让他选几段演,再把视频发回来。龚俊一共选择了“龙雀濒死,温客行斩断枷锁”“温客行用假琉璃甲引武林众人自相残杀”等四段戏,其实剧组没有要求他试这么多,但龚俊在读完剧本后就被温客行吸引了,“这是我以前没有饰演过的角色,我很想试一试”,因此他就多试了几段。

一两周后,龚俊接到通知要和导演、制片人视频见一下,“聊了聊对角色的看法,聊了聊自己的人生”。现在回想起来,龚俊说,定角还是比较顺利的,但在等待结果的那段时间里,自己是“煎熬”的。

龚俊认为自己和温客行只有百分之一的相似度,他起初不太能理解温客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说翻脸就翻脸。世界上真的存在吗?”在通读完剧本后,他才能与之同情,现在想起温客行依然会为他难过。

温客行是个极度复杂的矛盾体,“天真的残忍”是编剧小初给他的注解,一面是温润如玉的“温大善人”,另一面是疯狂偏执的“鬼谷谷主”,年仅九岁家破人亡堕入鬼域,为了复仇祸乱江湖。温客行的情绪大多是外放的,特别是在前期,笑要笑得癫狂,狠也要狠得凌厉,这也增加了角色的难度,稍有不慎就会演得太“过”。而龚俊恰如其分的演绎被不少观众点赞,纯粹、暴戾、脆弱……无论是哪种情绪状态下的温客行,他都表现得张弛有度。

“温客行雨夜”在未播前就引发了观众的期待,也是龚俊象最深刻的场面之一,温客行得知周子舒将不久于人世,他是不解的、痛苦的、无助的,觉得自己人生中唯一的光就要消失了。有粉丝透露,因为入戏太深,拍摄完那场戏后,龚俊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导演李宏宇也曾在采访中透露,当天在摆机位时,龚俊就已经入戏,一直在雨中淋着,拍完之后要“哄他”“赶他”,他才肯走。龚俊解释当时自己沉浸在人物中,再加之大雨的环境,确实让人感觉有些压抑。而那张花絮照则是在拍完近景后,还要再来一遍中景和全景,自己在默戏时的状态。

对于演员来说,每个角色都是一段旅程,在几个月时间内成为另一个人,去完整地经历他的人生,在结束时总需要时间来告别。龚俊亦是如此。《山河令》刚杀青时,他总感觉温客行的戏好像还没有演完,戏中的场景、他的台词都仿佛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因为这个角色对我的挑战比较大,我也下了很大的功夫,所以象很深刻。”他大约花了一周的时间才慢慢从温客行的世界里走了出来。

怀疑

在《山河令》播出之前,龚俊已经是网剧市场中崭露头角的男一号了。近两年他保持着一年接2-3部戏的频率,算得上“高产”,去年就有《从结婚开始恋爱》《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绝世千金》三部作品播出,是一个正处于上升阶段的演员应有的曝光节奏。

事实上,在最开始,选择考表演系,一方面是因为演员对于高中生龚俊而言还是个完全模糊的概念,只是简单认为这份职业很“新鲜”,他想要尝试一下。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它可能会成为一个考上好大学的跳板。

因为姣好的外形条件,龚俊被老师选中学习表演,但少年难免叛逆,高三时,龚俊贪玩,决定放弃高考。他的家乡,成都武侯,是有名的女鞋之都,家中亲戚也都在做这方面的工作,龚俊当时也干这行,开始学习女鞋设计。但画了半年草图之后,他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份工作,“我这个人就是比较好动,坐在那儿得画一天,我坐不住。”那时身边又有同学考上了理想的学校,龚俊的想法开始发生变化,他觉得自己或许也可以,于是决定复读。家人也很支持他的选择,虽然前路充满未知,但还是希望他试试各种可能性。

在东华大学表演系就读时,龚俊的成绩不算好,排在班级中下游。他自认读书时比较“木”,对表演的接受能力也不是太高,是令老师头疼的学生。也是这个原因,龚俊总说自己不是天赋型演员。大学四年,龚俊几乎没有接过戏,上海的影视资源不如北京丰富,机会寥寥。相较之下广告机会更多,又有师哥师姐的推荐,他当起了广告模特。

“跑广告,我可以跑一天,从早跑到晚。还会根据每个广告需要的状态不同,自己稍微化一下(妆),弄个头发,(再)坐地铁。”龚俊在学生时代就非常“拼”,他还记得有一回自己动了一个小手术,手术做完第二天没有怎么休息就去拍平面广告了,“其实还挺难受的。”也许就是因为这股拼劲,龚俊当时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被上海的广告经纪人们称为“广告小王子”。

这样的生活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龚俊发现毕业之后自己依然只有广告可以拍,一度产生了自我怀疑,认为自己没有机会,也没有所谓的行业人脉,萌生出了“这行不太适合我,要不回成都老家做点别的”的念头,他想回家做生意,开个网吧或者串串香店。

到了北京后,龚俊的目标才逐渐清晰起来,“来了北京之后就一条路走到黑,我就这样想。”龚俊没有给自己留退路,正式把演员当作未来的职业,他相信,坚持走下去,总会看到成绩的。龚俊开始了每个演员在新人时期必经的阶段——跑组试戏。“刚开始试十个,能中一两个就不错了。”试戏时,龚俊会尽可能地多设计一些符合并且能突出人物性格的细节和桥段,充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希望能吸引到导演和制片人。慢慢地,《刀剑缭乱》《醉玲珑》《梦幻西游》……龚俊开始有了自己的角色和作品。

但自我怀疑再次席卷而来,在拍完《醉玲珑》番外后,龚俊有将近半年无戏可拍,投的简历和资料音讯全无,特意飞去外地面试的剧组也皆以失败告终,“那个时候自己也不是很聪明,我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笨了,或者演技太差了,或者是别的原因,导演不喜欢我。”龚俊被强烈的失落和焦虑感包裹着,花了一些时间才从低谷中走出来。

不要飘

距离2015年龚俊拍摄第一部电视剧已经过去六年的时间,他将这六年的时间都看作是积累的过程,“不只是演艺行业,各行各业都是(这样),不可能你刚进一家公司就当上老板了,都是要从底层干起的。”龚俊没有太强的功利心,即便是作品的反响平平,他也不会急躁,“这部戏没有火,但是它会让圈里面更多的人看到你,你再接着拍下一部戏,可能又会有更多人看到,自然就会有更多的资源找来。”在这个名利场中,龚俊没有想过一步登天,而是从山脚开始向上爬,在充盈自己的同时,也做好了抓住机遇的准备,他始终相信,“机会总会来的,不是现在,就是以后。”

龚俊对于表演的理解也是在不断实践和积累的过程中慢慢深刻起来的。大学拍广告时,他也是在表演,只不过那时的他只需要会笑,要“笑得让客户看见,让观众感受到温暖”。真正爱上表演是在进入社会开始拍戏之后,在剧组里,龚俊才切身领悟到老师在课堂教的“真听真看真感受”,感受到了表演的乐趣。观众此前对于他演技的评价,龚俊其实也会复盘,“我可能之前演一些作品时自己还理解得不够深刻,所以会被批评,我也会虚心接受,让自己进步。”

随着人气和关注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声音也正成倍地向龚俊加速涌来,有褒,就有贬。面对批评,他还是习惯于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说我长得丑我真的无所谓,但演技对演员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希望能让大家看到我是在进步的。”而面对赞誉时,他则会告诫自己“不能飘”,也会叮嘱工作室的小伙伴,无论是什么工作,都要以“不忘初心”的态度来对待大家。

龚俊坦承:“自己在进步就挺开心的。”但如果有一天热度褪去,人气消散了呢?他也不会有得失心,“无所谓,爱爬墙爬墙,大家看着开心就好了。演员最重要的是作品,作品带给大家开心、带给大家快乐、带给大家的反思,就是最好的事情。大家记住的是你的角色和你的作品。”

“事业心”是采访中出现频率很高的一个词,龚俊说自己好像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事业心比较重的人,也会时不时强调自己正处于拼事业的阶段,要多接一些工作,“实在是累了,我会告诉他们(团队)休息一会儿,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说过)。”身处竞争激烈、迭代迅速的演艺圈也让龚俊抱持着危机感,他没法阻挡别人,唯有做好自己,“拍好的作品,这才是最重要的。”

南都娱乐×龚俊“失败了就继续尝试,总会有机会的”

“每个角色都很重要”

南都娱乐:有没有让你象比较深刻的试戏经历?

龚俊:记得很清楚是《醉玲珑》试元澈的时候。我去试了三次还是四次,(有)初试、复试、三试。最后一次见到导演,试的那段戏我反而比较轻松,把所有的放下来了,还临场发挥了一些。

南都娱乐:李宏宇导演评价你在现实生活中比较内敛一点,是这样吗?

龚俊:稍微慢热一点,熟人前我会比较放得开。

南都娱乐:如果能以龚俊的身份和温客行对话,你最想问他什么问题?

龚俊: 我对他没有问题,我觉得他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选择。我最想告诉他,别让自己这么难受,不要把所有事情都藏在心里,要对自己好一点。

南都娱乐:现在《山河令》豆瓣评分已经到8.6分了,你平时会看豆瓣评分吗?

龚俊: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用,然后经常在上面选电影,8.6分实在是很高的分数,真的非常开心,非常的出乎意料。

南都娱乐:当你看到自己别的作品评分不是特别高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觉?

龚俊:也没什么感觉,反正自己也努力了。高还是不高,都是我的作品,都是我自己拍的,继续回去再努力、再拍戏、再进步一些。说不在意那是假的,当然分高了可能会高兴,分低了可能也有失落,但是要总结好自己分低的原因,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南都娱乐:现在自己看的话,温客行有没有让你觉得有遗憾的地方?

龚俊:有,刚开机的时候可能自己有点紧张。我们先拍的丐帮的戏,还有客栈里的戏,我现在看起来那几段戏可能自己表演得比较紧张、不够放松。但也是尽了自己最大努力了,也没有遗憾。后面就渐入佳境了,导演都让我“收一点”“太过了”,可能眼神或者自己设计的一些调度就有点过了,导演让我往回收一点。

南都娱乐:因为我也看了导演的采访,导演说有很多“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表演,这种细节你怎么去把握?

龚俊:理解了就能把握了。理解对手的词,理解自己的词,而不是说刻意地演出来,你要真的感受到对手,你才会做反应。

南都娱乐:《山河令》之后对剧本的选择会不会更加谨慎?

龚俊:肯定会希望选择到好的作品,(有)好的作品,降低身价、不要钱,我也想去,这是实话。

南都娱乐:现在有更多的剧本递过来了吗?

龚俊:挺多的,然后非常抱歉的是,我们拒绝也拒绝挺多的,道歉也道歉挺多的,实在是不好意思。每个角色都很重要,所以就是尽可能想选择到自己想演的。

“我不是天赋型的演员”

南都娱乐:你之前说自己不是一个天赋型的演员,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龚俊:确实不是天赋型的,我是需要一部一部作品去提升自己演技,让自己多理解、多感悟,慢慢把表演融进自己,我是这么一个人。

南都娱乐:现在有没有慢慢发现其实自己还是有一点天赋的,完全没天赋的话你是干不了这行的。

龚俊:对,也有人这么说,你没有天赋是干不好表演的。可能(我)也有那么一点点天赋,但绝大部分还是得自己去理解。

南都娱乐: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突然之间对表演开了窍?

龚俊:开了窍……也没有说什么时候茅塞顿开。还是慢慢积累的过程,多演戏、多试戏、多跑组。

南都娱乐:一条路走到黑,你一直都是这种性格吗?

龚俊:对。这只是我的看法,我觉得你坚持的工作或事业一定要走到底,不要半路(听)别人说另外一行很赚钱,就放下自己以前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去做另外一行,这是不对的。你坚持走这一行,你(如果)喜欢这行就坚持走下去,总会看到成绩的。

南都娱乐:但是你这么不给自己留退路的话,会不会也带给自己很大的压力?

龚俊:当然会有压力。但是每次进步都是对自己的鼓励,我觉得压力会变成动力。

南都娱乐:你有想过万一失败了要怎么办?你面对失败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龚俊:失败就失败,失败能怎么办?失败就回家。还能怎么办?比如说面试面不上,那就继续面,总会有机会的。

南都娱乐:你理想中和粉丝保持一种怎样的状态?

龚俊:我看到网上有很多艺人在呼吁,(劝阻)有些私生饭跟车(此类事件)。我也很想对这些人说,真的喜欢一个人就给大家留一点空间,毕竟我们也是人,也希望有一个自己生活的空间。如果把我们跟得太紧,会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生活。呼吁大家不要这样,而且跟车很危险。

南都娱乐:你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样的?

龚俊:没有定位,就是拍好戏,拍好作品。

南都娱乐:你有没有职业目标?

龚俊:我想在演技上得到认可,一定是演技最重要。

南都娱乐:演技得到认可怎么具象化?

龚俊:那就是拿奖。

南都娱乐:拿什么奖?

龚俊:现在还不敢奢求,一步步来吧。你没有办法规划那么长远,也没有用。(就像说)我想成为一个亿万富翁,我想成为一个大公司老板,这是不切实际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先定一个小目标,下一部作品有质量、有质感,是自己想拍的角色就OK了。

“我身体里绝大部分是快乐的”

南都娱乐:有没有经历过没有工作的时间?

龚俊:一定会有的,有过一段时间,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就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比较抑郁。

南都娱乐:当时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待在家干嘛?

龚俊:待在家也没事做,每天都会很焦虑,(想)这行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接到戏之类的。

南都娱乐:后来怎么走出来的?

龚俊:走出来花了半个多月、一个月的时间。就是调整自己,用时间来治愈自己。

南都娱乐:所以你不是像大家觉得的每天都很快乐的样子?

龚俊:有过(不开心的时候),但我身体里绝大部分是快乐的。

南都娱乐:所以就回到一个问题,大家都很想问龚俊到底为什么这么快乐?

龚俊:我这个人天生可能就这样,看事情看得比较乐观,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也有过非常郁闷的时候,或者不顺心、不开心、不满意、抑郁的时候,但是我走出来也比较快。

南都娱乐:这跟家庭带给你的教育有关吗?

龚俊:可能也是跟家庭(有关系),爷爷奶奶大家都比较喜爱我,从小(家庭)也都比较温暖。

南都娱乐:等于你也没有什么烦恼的事情?

龚俊:有,初中的时候有过一段时间,因为那段时间家庭的情况稍微有点困难,可能还算(有烦恼),其实辛苦的是我妈妈,我还好。

南都娱乐:你应该是一个很孝顺的人,看到你在机场还带了很多特产回家。

龚俊:正好是一个机缘巧合,剧组有个老师说有好吃的南京特产给我送过来,但是我也没办法托运,我就只能提着走了,正好可以拿回家给家人、奶奶尝一尝,挺好的。

南都娱乐:你今年过年有回家吗?

龚俊:回家了。

南都娱乐:一般待在家和父母、奶奶会做些什么?

龚俊:家里蹲,然后出去见亲戚、吃饭。旅个游,我基本上每次回去都会带家人出去旅游,因为奶奶年纪也大了,想带她多走走,但期间也没办法,就只能在附近走一走。

南都娱乐:你是每年过年都一定要回家的类型吗?

龚俊:能回家,我百分百会回家。去年剧组放了一天假,我本来想当天往返,因为我们成都,我们家是吃中午饭,不是吃年夜饭,中午饭比较重要,我就想吃个中午饭就回来,但是太严重了,就没办法回去了。

南都娱乐:现在和家人见一次的频率大概是?

龚俊:大概是一年一见,平均下来。

南都娱乐:他们会担心你们一个人在北京吗?

龚俊:担心也没用,我有我自己的事业。我不是所有事情都会跟父母聊的人,其实他们知道我在外面(过得)怎么样。以前在跑组或者干嘛跟他们讲也没用,但是我会把接到戏的好消息分享给他们,从大学开始接到什么广告,然后毕了业接到什么戏了、赚到了什么钱,这些我都会告诉他们。

“拍第一支广告被坑了……”

南都娱乐:在上学的时候,你是校草吗?

龚俊:不是。我是默默无闻那种,不能算校草。我是上学跟几个好兄弟、死党成天玩在一起的那种,也不会说谁想去争什么校草。校草都是别人的,跟我没有关系。

南都娱乐:所以你当时不知道自己长得好看?

龚俊:还行吧,我那时候有点胖,有点婴儿肥,可能自己五官长得还行,但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帅。

南都娱乐:有偶像包袱吗?

龚俊:偶像包袱,肯定是有过的。自己的外在肯定要重视一下。还好,我不是一个偶像包袱特别重的人。

南都娱乐:有没有比较严重的一段时间?

龚俊:高中的时候我每天早上都会夹头发,“非主流”。然后我有另外一个死党,他包里永远揣着一面小镜子和一把梳子。我们有时间就会聚,我这次过年回去跟他们还聊到这个,还挺好笑的,每天早上起来先借女生的夹板把头发夹一下。

南都娱乐:有过叛逆期吗?

龚俊:当然有。初中、高中爱玩游戏,有时候逃课,大家不要学,真的。

南都娱乐:你还记得你拍第一支广告赚到多少钱吗?

龚俊:被坑了,还是被我自己师哥坑的。第一支广告的费用我最后了解到的,可能有3000块钱,因为我不懂,只给了(我)200块钱。挺心酸的,拍广告这一行挺辛苦的,而且有的时候费用会拖你好几个月,不是说公司拖,是那些中间商拖。

南都娱乐:有没有非常拮据的时候?

龚俊:有,会向同学借钱。

南都娱乐:你跟同学关系好像都还挺近的。

龚俊:挺好的,现在都经常联系,但是没时间去找他们玩了。

南都娱乐:如果同学现在问你借钱你会借吗?

龚俊:这样,关系好我借,关系不好不借。

南都娱乐:工作室微博会分享你和同事的一些趣事,说一说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老板?

龚俊:其实我都不觉得(自己是老板),他们叫我老板。其实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主要是心往一块儿想,就是最好的事情。

南都娱乐:我看你对大家好像都挺大方的。

龚俊:我这个人,就不喜欢抠抠搜搜的人。我对自己也不抠抠搜搜。没钱的时候可能会很节省,现在稍微有了一点,够花了,就不会去在意。从小我妈教育我的观念就是要节约。

关于龚俊不是横空出世也算不上一夜成名的解答就到这里,观点难免有不全面的地方,欢迎指正。

原创文章,作者:Crazy,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17d.com/question/577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